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English(英文版)

手機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比特幣核心開發者預言:以太坊會永存,但ETH將化為烏有

時間:2018-09-19 00:23:24 來源:獵云網 作者:

編者注:本文作者Jeremy Rubin目前是Stellar的技術顧問,Stellar是比特幣核心貢獻者,早期加密創企的投資人和顧問,創辦了比特幣可擴展性和隱私解決方案公司,以及加密貨幣技術基礎和盡職調查的自由顧問。作者持有Stellar和比特幣,其他加密貨幣的持有量相對較少。在本文中,作者提出“ETH歸零不可避免”的主張并從多個方面進行了詳細的分析和說明。

我提出一個預言:以太坊(Ethereum Network)會持久存在,但ETH這一資產將化為烏有。

由于ETH未能擴大規模,沒有采納簽署可靠合同的前車之鑒,同時未能成功超越其競爭對手,那些本就不看好ETH的人,更是對其前景喪失信心,毋庸置疑,隨之而來的肯定是市場價格的暴跌。

但是,如果有人認為以太坊能夠超越任何人瘋狂的夢想成為一個平臺,那么ETH(作為一種貨幣)將歸零的主張將更有說服力地在世界范圍內平穩占有相當大的商業份額。

這就是以太坊如何最終大獲成功,但ETH卻變得一文不值。ethereum.org給出的價值主張如下:

構建強大的應用程序

以太坊是一個運行智能合約的去中心化交易平臺:其應用程序完全按照程序運行,不存在任何停機、審查、欺詐或第三方干擾的可能性。

這些應用程序的運行基于定制的區塊鏈,這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全球共享基礎設施,可以進行資產轉移,并在一定程度上標示財產的所有權。

這為開發商提供了一系列契機:創建市場;存儲債務或承諾的登記檔案;根據過往已久的指示(如遺囑或期貨合約)和許多其他尚未發明的方式轉移資金。上述這些均不依靠中間人且不存在交易對手風險。

如果以太坊在其價值主張上取得成功,那么這將某種程度上減輕分散應用的外部風險因素。

tu2.jpg

【圖注】比特幣、萊特幣和以太幣均是加密貨幣和全球支付系統。

“Gas”前途渺茫

官方對ETH的價值主張并沒有做任何描述。也許這一遺漏是因為ETH的價值對以太坊基金會(Ethereum Foundation)來說顯而易見,以至于鮮少提及:Gas就是$ETH 費用的衡量單位。

如果你對Gas的概念仍然不是很明確,那么讓我們用一個比喻來擴展這個概念:以太坊網絡就好比一輛共享汽車,當合約要求乘坐共享汽車時,汽車早晚會耗盡燃料,你就必須向司機支付燃油費。你欠的燃油費取決于乘坐的行駛距離,以及留在汽車里的垃圾量。

燃料費是一個很好的比喻,但這個比喻不足以作為支持$ETH非零價格的論據。汽油在內燃機內部燃燒;內燃機沒有可燃燃料就不能工作。$ETH作為Gas是汽油消費方式的一個比喻;在以太坊合約中對Gas燃料費并沒有硬性要求。

tu3.jpg

購買“BuzzwordCoin”

假設我們正在構建一個新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BuzzwordCoin。默認情況下,遵循的是標準的ERC-20令牌模板,BuzzwordCoin上的每筆交易都將以$ ETH支付Gas。要求每一筆BuzzwordCoin交易也都依賴于ETH的收費,這會對基礎令牌的價格造成巨大的風險、第三方依賴以及對基礎代幣價格的人為下行壓力(如果必須提前出售BuzzwordCoin以獲得ETH,從而進行BuzzwordCoin交易,那么拋售壓力將在交易需要之前發生,并且必須是一筆超出必要規模的銷售額,以確保足夠資金來支付該交易)。

除了利用ETH支付Gas,我們可以讓每筆BuzzwordCoin交易將少量的BuzzwordCoin直接存入該區塊的礦工地址,用以支付合約的執行費用。在非ETH資產中支付Gas有時被稱為以太坊社區的經濟抽象。

修訂后的BuzzwordCoin合約對ETH不具有功能性依賴。我們能夠激勵礦工挖礦交易,而無需支付任何ETH費用。

如果BuzzwordCoin合約中含有非交易性合約條款,也就是說,對于像計算和更新合約中緩存的統計數據這樣的任務,任何一方應定期調用這個功能,我們可以指定執行這些條款的礦工獲取來自通貨膨脹或共用Gas池中的代幣。在共享池中,用戶在特定合約中交易產生的所有費用都將支付給合約錢包。執行非交易性條款的費用分配合約調用會將費用發放給礦工(這與比特幣生態系統中的“孩子為父母買單”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tu4.jpg

與經濟抽象作斗爭

以太坊的經濟抽象有四個主要的反駁點:缺乏對經濟抽象的軟件支持;許多代幣定價困難;存在不受代幣約束的合約;并且PoS(Proof-of-Stake,權益證明)需要ETH來證明。盡管差別細致入微,但這四個論點都不攻自破。

軟件支持:目前,礦工根據ETH中提供的Gas數量來選擇交易。由于ETH不是一份合約(類似于ERC-20令牌),因此該代碼特別適用于利用ETH進行的交易。然而,部分努力使得以太坊能夠解決ETH出現的較少特殊情況,并且更像其他ERC-20令牌,反之亦然。例如,Weth將ETH封裝在一個1:1綁定的ERC-20兼容代幣中,用于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

經濟抽象的批判者(尤其是Vitalik Buterin)認為,增加的復雜性抵不上生態系統產生的收益。這種說法非常荒謬。如果軟件無法滿足理性用戶的需求,那么就應該修改軟件。此外,任何給定代幣所需要的實際錢包軟件要復雜得多,因為錢包必須管理在ETH和應用程序中的代幣余額。

市場定價:利用經濟抽象的概念在以太坊上挖礦,礦工只是需要一種軟件,使他們能夠解釋自己對活躍代幣感知價值的差異,并在此基礎上理性地處理交易。此類軟件需要根據定價信息動態重新排序待處理交易,這些價格信息的收集可以通過礦工自己的預測或監控加密貨幣交易所得以實現。

Vlad Zamfir認為,對價格市場信息進行監控的潛在需求,使抽象經濟變得艱難。

然而,礦工要求公開定價信息已經是現狀。理性行動者需要在采礦(或投資)之前建立需要建立一個未來的ETH價格模型,在剔除電力成本、硬件成本和機會成本后使利潤最大化。

非代幣合約:并非所有的合約都有代幣,或者如果有,也可能無法在交易所得到廣泛認可,不具有價值,也不能在交易所交易。這樣的合約是否能在沒有ETH的情況下支付費用?

無代幣的合約用戶可以在他們想要的任何代幣中支付費用。例如,使用無代幣合約(Tokenless Contract)的用戶可以用“LemonadeCoin”和“TeaBucks”的50%的比例來支付他們的費用。為了確保用戶和不同資產的礦工之間支付或接收費用的流動性,用戶可以簡單地發布多個相互排斥的事務,并以不同的資產支付費用。

專門的錢包合約也可以直接與礦工議價。如果有一個公開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centralized Exchange,DEX)提議將費用資產轉換成他們喜歡的任何資產,礦工也可以用他們不想要的資產來處理交易支付費用,甚至可以創建DEX訂單來支付費用,但這只允許一個區塊的礦工按照用戶在該區塊支付的費用比例來填寫用戶的報價,從而防止非礦工收取用戶費用多樣化報價的情況發生。

PoS(Proof-of-Stake,權益證明):在沒有ETH的情況下,如果每個節點為所有資產的投票權選擇一個權重向量,那么具有大量資產的修訂版POS仍然可以決定共識。我們稱其為HD-PoS,或稱異構存款證明(Heterogeneous Deposit Proof Of Stake)。這是一個有待研究的問題,以表明HD-PoS將在哪些條件下保持一致,如果權重向量相似度足夠高足,則很可能達成一致。

通過假設在權重向量的成對的歐幾里得(euclidean)距離或任意兩個價格之間的最大差值,可以證明HD-PoS的可能性。如果證明這種共識算法的不可能性,那么無法找到這種算法就意味著以太坊PoS存在一個更普遍的漏洞。

假設未來ETH的主要用途是治理投票,為什么以太坊其他所有富含價值的應用程序在共識過程中沒有發言權?在一個有價值的代幣合約中,通過燃燒ETH進行回滾操作可能的確有利可圖;如果使用HD-PoS,就不可能存在這樣的攻擊。

tu5.jpg

【圖注】以太坊基金會創始人Vitalik Buterin

ETH縹緲的價值

如果所有的應用程序及其交易都可以在沒有ETH的情況下運行,除非礦工強制實施某種欺詐性手段,要求用戶以ETH付費,否則沒有任何理由使ETH具有價值。但是,如果礦工們互不協調、互不關心、甚至喪失理性,他們寧愿以自己選擇的資產而不是像ETH這樣的資產獲得報酬。此外,規避風險的用戶希望盡可能減少他們不必使用的易變資產的風險。最終,代幣開發商受益,因為他們的本地資產定價按理說會有助于緩解拋售壓力。因此,在無國界的生態系統中,取代ETH是帕累托改進(Pareto improvement,即各方均收益)。唯一處于劣勢的一方是現有的ETH持有者。



責任編輯:touzjsy
返回首頁
標簽:
精彩圖片
竞彩总进球数盈利方法